您当前的位置:今日河南

春山溪谷在梦中

发布时间:2016-8-19 15:55:13

 

  

  印象嶕峣山聂剑帆画

  嶕峣山,位于洛宁县小界乡,是崤山的东主峰,因山上庙宇众多,特别是有春神庙,又称庙山、春山。嶕峣山,青山不老,溪水长流,风景如梦如幻,“嶕巅仙迹”名列洛宁十景。嶕峣山,是抗日名将李桂梧殉国处,是洛阳重要的红色旅游基地。

  嶕峣之巅说仙迹

  嶕峣山的主峰,称广成山,海拔1114.6米,挺拔耸立,高插云天,群山环围,林海烟云,一派神游之境。山巅有广成洞,又称嶕峣庙。元朝翰林学士薛友谅在《嶕峣庙记》中载:“嶕峣,洛西名山也。今按《图经》载,广成子往来嶕峣,放逸山谷,盖此山也。”

  广成子传为黄帝时人,居嶕峣山主峰的石室中,一千二百岁不曾衰老。道经记载,轩辕黄帝前去问道:“敢问至道之要?”广成子答曰:“无劳无形,无摇而精,乃可长生。”这实际上是宣传“道法自然”的观念。

  明清时,“嶕巅仙迹”被列为永宁(今洛宁)十景之一。所谓“嶕巅仙迹”,指的是广成子修道处。列其为名胜,是在导引人们领略大山大岳的自然之美,修养解脱尘世之苦,洁净灵魂,至美至矣。

  无数的名人,都曾游览此名胜,吟诗作赋,其中以明末文学家张论的《嶕峣山赋》最为著名。该赋描写了嶕峣山“山阁崔嵬”“古柏蓊郁”的自然之美,记述黄帝问道广成子的动人情景,提出此山为洛阳“西北之巨镇,俨大邑之羽仪者也”。

  瓦川湖边古村寨

  从曹魏到北魏时期,嶕峣山的瓦川河流域是巴人的樊氏部落聚居地。目前在瓦川湖的东侧,有一个古老的山村,名为下瓦川,又称樊家寨,这就是当时樊氏部落的活动中心。这里,古楼林立、古林参天、碧水清流、渔舟唱晚,仍有巴人村寨遗风。

  瓦川湖的西侧,有一个明代开始形成的村庄,名叫上瓦川,又称师家寨。寨外是成片的梯田,一直延伸到云端之上,是山民们用锄头创造的一幅风景画。师家寨往西,有一个小山村,名叫茶树沟,这里是古代巴人的茶园。魏晋时期,洛阳地区产茶,西晋杜育在洛阳作的《荈赋》是文学史上第一篇以茶为题材的散文,也是茶道的奠基之作,记述了洛阳地区种茶采茶的情况。

  瓦川湖,湖水清澈,湖面平静、自然而神秘,只有水禽掠过,才能见到湖面出现微微的波澜。湖边是古树、绿草、鲜花,四周的山峰倒影于水中,更增加了一抹秀色。这是一个童话世界!

  云淡风轻自然修

  嶕峣山是古代圣山、道教名山,多道教宫观庙宇。最著名的是河渎庙、春神庙、紫极宫,它们分布在白云深处、青山绿水间。

  河渎庙,是祭祀河神的庙宇。传说河神即河伯冯夷,常乘两龙,以游大川,主管风雨和河川。春神庙,是祭祀春神的庙宇。传说春神即女神句芒,她也常乘两龙,巡游天下,是主管草木、生命之神。两神常结伴而行,于是产生了真挚的爱情。

  河渎庙、春神庙建于上古时期,在唐代进一步扩建,成为皇家庙宇。同时,唐代在嶕峣山建了紫极宫,北宋《云笈七签》等道经记载,唐代紫极宫最著名的道士是王子芝,这里有一个传奇故事。

  王子芝,是洛阳缑氏人。他刚到紫极宫时,喜好养气、炼丹并且喜欢酒,永宁县令就送给他很多酒。有一天傍晚,王子芝在山门外遇见一个樵夫,相貌异常,就请他到宫中饮酒。樵夫仅仅饮了几口,就对王子芝说:“这酒甚好,但赶不上洛阳莫愁坊的酒。”樵夫让取来丹砂朱笔,书写一符,放在火上,烟还没有绝,就有一个少年提两个酒壶推门而进,随后有一个身穿紫衣的人进来,向樵夫揖拜后就坐下了。酒过数巡,天已大亮,紫衣人供手告别。

  樵夫对王子芝说:“你认识刚才来的人吗?你可以到河渎庙去看一看。”王子芝来到河渎庙中,看见了夜里同饮之人,竟然是河神塑像。庙中墙壁上有一行字:“强做功课难忘忧,云淡风轻自然修。”

  枫叶有情歌英雄

  瓦川湖南侧的枫叶岭上有两个石亭,分别是经心亭、庭芳亭。这是抗日名将李桂梧的纪念亭。

  李桂梧,字经心,号庭芳,1906年出生于嶕峣山东山口的李家原村。李家原是唐代时形成的山村,村内有数棵千年国槐,村里有始建于唐代贞观年间的观音寺。民国初年,观音寺被改建为小学堂,李桂梧从这所小学毕业后,先后到河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(今洛阳师院前身)、兰州大学读书。大学毕业后,投笔从戎。1938年在台儿庄战役中,已担任营长的李桂梧带领全营战士与日军展开肉搏战,身负重伤,以上校军衔退役回乡养病。1942年,他被推举为洛宁县王范镇镇长。

  1944年5月日军攻占洛阳、洛宁,李桂梧带领王范镇自卫队英勇抗敌。

  当年6月中旬,日军集结800余人,向嶕峣山发起攻击,李桂梧率部队迎击敌人,全歼日军,这就是著名的嶕峣山大捷。此后,这支抗日武装发展到2000人。11月,李桂梧加入中国共产党,他的部队被改编为八路军河南军区二分区独立八旅,李桂梧任旅长。中共洛宁抗日根据地,也在嶕峣山正式建立。

  1945年农历正月二十三日晚,一群日本特务潜入嶕峣山,将李桂梧将军杀害。嶕峣山军民礼葬李桂梧烈士于枫叶岭上,新中国成立后立碑纪念。李桂梧将军的英魂,在这里与日月同辉、同山河永存。(郑贞富)